习近平讲党史故事之 背着金条乞讨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04-01

    2020年7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考察工作讲到: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刘启耀背着金条乞讨数年,历尽千辛万苦寻找党组织继续干革命,不动用分毫党的经费。我们只有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才能应对“四大考验”、克服“四种危险”,才能正确处理公私关系、破除“四风”顽疾。

背着金条乞讨的故事
 

 
    1935—1936年间,在江西遂川、万安一带,人们经常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叫花子,渴了就到山涧喝几口山泉水,饿了就到附近的村民家讨些吃的,晚上露宿在桥亭或庙角里。身上背着个发霉的褡裢,从不离身,晚上也紧抱着褡裢入眠。他从不固定在一个地方落脚。这一两年,他几乎走遍了遂川、万安的所有地方。
    他是个什么人呢?他叫刘启耀,兴国县龙口乡人,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这时他已与组织失去联系,正在寻找党组织和失散的战友。身上背的布褡裢是江西党组织的活动经费,十三根金条加一些珠宝首饰。他宁可讨米也从不动用一分一毫。
    刘启耀为什么与组织去了联系呢?这得从头说起。
    1934年10月,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主力红军实施战略转移。在地方和苏维埃政府工作的同志以及伤病员奉命留在苏区继续坚持斗争,配合中央红军转移。
    大部队离开中央苏区后,国民党军迅速猛扑过来,形势急骤恶化。江西省委书记曾山同志组织省委、苏区机关领导开会,传达了中央苏区局书记项英和陈毅老总的指示,要求大家迅速分散突围,去打游击。
临出发时,曾山拿了个褡裢给他,并对他说:“启耀同志,这是组织的全部活动经费,务必妥善保管,待组织恢复时再交给组织。”刘启耀向曾山保证,人在经费就在。两位战友就此分别。
    刘启耀接过褡裢后,先用油布包裹好,来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将其埋入地下,然后带领队伍向于都山中转移,和敌人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一次战斗中,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刘启耀沉着冷静地指挥部队英勇出击,奋力突围。但终因寡不敌众,部队被打散,刘启耀身负重伤,昏迷不醒。正在此时,战友刘国龙将重度昏迷的刘启耀推入死人堆,拿起他的党员证想把敌人引开,却不幸中弹牺牲。
     敌人清理战场时,在刘国龙的遗体中捜出了刘启耀的党员证。敌军营长如获至宝,要随军记者当场拍照,借以邀功请赏。后来,《南昌日报》刊文说“击毙江西省苏维埃主席刘启耀”。
     后来,刘启耀被刺骨的寒风冻醒。他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强忍着伤痛,来到打游击时藏身的山洞,白天就躲在山洞里,晚上出来采集野果充饥,寻找山药治疗伤口。就这样过了半年野人般的生活。
     待伤口基本痊愈,刘启耀先赶到埋藏包裹的地方,取出褡裢,开始下山寻找党组织。
     但此时,国民党军队早已完全占领了苏区,到处设关堵卡,排查抓人,十分凶狠,所以,刘启耀就打扮成乞丐,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到1937年时,刘启耀联系到了120多个失散的苏区干部和战士。由他牵头组织成立了临时江西省委,在遂万泰吉地区开展党的秘密工作,接待和安置失散的革命同志和负伤患病的红军指战员。
     可是,临时省委要开展工作,没有钱怎么行?这时,骨瘦如柴满身伤痛的“叫花子”刘启耀取下腰间那个脏兮兮的褡裢打开,十三根闪闪发光的金条子和珠宝展现在同志们面前,让同志们欣喜万分。曾山交给他保管的东西未曾动用一分一毫。
    刘启耀在兴国老家有老婆孩子,这几年一直未曾回家,只因他有家不敢回,而家中的亲人以为他早己牺牲,因为报纸上都己公布他被国民党军队击毙。
    其实,刘启耀的夫人也是非常支持丈夫的革命工作。1934年,刘启耀当上省苏区主席后,为了支持前线将士打仗,他就一直自带粮食去工作。刘夫人曾嗔怪地和他开玩笑:“老公,你原来当长工时还能养家糊口,怎么现当省主席了,连饭都赚不到了啊!”刘启耀也笑笑:“革命成功,吃穿不愁。”后来,刘夫人还曾走几百里山路给丈夫送粮食呢。
    组织成立临时省委后,刘启耀先后担任临时江西省委书记,遂万泰中县委书记,泰和县委书记。期间多次被捕,由于以前国民党早已认定刘启耀被击毙,也拿不出确凿证据,每次都得以保释。1941年7月再次被捕,保释出狱后又与组织失去联系,再次流浪。
    由于长期的超负荷工作,多次入监狱的摧残,刘启耀肺病发作,于1946年病逝于泰和县马永洲,享年47岁。离世时,仍穿着烂缕的长衫和补丁累补丁的单裤。
    
人民没有忘记“腰缠万贯的叫花子”刘启耀,他的事迹被编入了《党史人物传记》,赣州市革命烈士纪念馆,英烈橱窗在向世人展示他的英雄事迹。刘启耀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习近平讲党史故事之 背着金条乞讨的故事

    2020年7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考察工作讲到: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刘启耀背着金条乞讨数年,历尽千辛万苦寻找党组织继续干革命,不动用分毫党的经费。我们只有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才能应对“四大考验”、克服“四种危险”,才能正确处理公私关系、破除“四风”顽疾。

背着金条乞讨的故事
 

 
    1935—1936年间,在江西遂川、万安一带,人们经常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叫花子,渴了就到山涧喝几口山泉水,饿了就到附近的村民家讨些吃的,晚上露宿在桥亭或庙角里。身上背着个发霉的褡裢,从不离身,晚上也紧抱着褡裢入眠。他从不固定在一个地方落脚。这一两年,他几乎走遍了遂川、万安的所有地方。
    他是个什么人呢?他叫刘启耀,兴国县龙口乡人,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这时他已与组织失去联系,正在寻找党组织和失散的战友。身上背的布褡裢是江西党组织的活动经费,十三根金条加一些珠宝首饰。他宁可讨米也从不动用一分一毫。
    刘启耀为什么与组织去了联系呢?这得从头说起。
    1934年10月,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主力红军实施战略转移。在地方和苏维埃政府工作的同志以及伤病员奉命留在苏区继续坚持斗争,配合中央红军转移。
    大部队离开中央苏区后,国民党军迅速猛扑过来,形势急骤恶化。江西省委书记曾山同志组织省委、苏区机关领导开会,传达了中央苏区局书记项英和陈毅老总的指示,要求大家迅速分散突围,去打游击。
临出发时,曾山拿了个褡裢给他,并对他说:“启耀同志,这是组织的全部活动经费,务必妥善保管,待组织恢复时再交给组织。”刘启耀向曾山保证,人在经费就在。两位战友就此分别。
    刘启耀接过褡裢后,先用油布包裹好,来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将其埋入地下,然后带领队伍向于都山中转移,和敌人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一次战斗中,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刘启耀沉着冷静地指挥部队英勇出击,奋力突围。但终因寡不敌众,部队被打散,刘启耀身负重伤,昏迷不醒。正在此时,战友刘国龙将重度昏迷的刘启耀推入死人堆,拿起他的党员证想把敌人引开,却不幸中弹牺牲。
     敌人清理战场时,在刘国龙的遗体中捜出了刘启耀的党员证。敌军营长如获至宝,要随军记者当场拍照,借以邀功请赏。后来,《南昌日报》刊文说“击毙江西省苏维埃主席刘启耀”。
     后来,刘启耀被刺骨的寒风冻醒。他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强忍着伤痛,来到打游击时藏身的山洞,白天就躲在山洞里,晚上出来采集野果充饥,寻找山药治疗伤口。就这样过了半年野人般的生活。
     待伤口基本痊愈,刘启耀先赶到埋藏包裹的地方,取出褡裢,开始下山寻找党组织。
     但此时,国民党军队早已完全占领了苏区,到处设关堵卡,排查抓人,十分凶狠,所以,刘启耀就打扮成乞丐,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到1937年时,刘启耀联系到了120多个失散的苏区干部和战士。由他牵头组织成立了临时江西省委,在遂万泰吉地区开展党的秘密工作,接待和安置失散的革命同志和负伤患病的红军指战员。
     可是,临时省委要开展工作,没有钱怎么行?这时,骨瘦如柴满身伤痛的“叫花子”刘启耀取下腰间那个脏兮兮的褡裢打开,十三根闪闪发光的金条子和珠宝展现在同志们面前,让同志们欣喜万分。曾山交给他保管的东西未曾动用一分一毫。
    刘启耀在兴国老家有老婆孩子,这几年一直未曾回家,只因他有家不敢回,而家中的亲人以为他早己牺牲,因为报纸上都己公布他被国民党军队击毙。
    其实,刘启耀的夫人也是非常支持丈夫的革命工作。1934年,刘启耀当上省苏区主席后,为了支持前线将士打仗,他就一直自带粮食去工作。刘夫人曾嗔怪地和他开玩笑:“老公,你原来当长工时还能养家糊口,怎么现当省主席了,连饭都赚不到了啊!”刘启耀也笑笑:“革命成功,吃穿不愁。”后来,刘夫人还曾走几百里山路给丈夫送粮食呢。
    组织成立临时省委后,刘启耀先后担任临时江西省委书记,遂万泰中县委书记,泰和县委书记。期间多次被捕,由于以前国民党早已认定刘启耀被击毙,也拿不出确凿证据,每次都得以保释。1941年7月再次被捕,保释出狱后又与组织失去联系,再次流浪。
    由于长期的超负荷工作,多次入监狱的摧残,刘启耀肺病发作,于1946年病逝于泰和县马永洲,享年47岁。离世时,仍穿着烂缕的长衫和补丁累补丁的单裤。
    
人民没有忘记“腰缠万贯的叫花子”刘启耀,他的事迹被编入了《党史人物传记》,赣州市革命烈士纪念馆,英烈橱窗在向世人展示他的英雄事迹。刘启耀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Built By 版权所有:

湖南省交通水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传真号码:0731-89777866

长沙市开福区芙蓉北路158号

企业微信

企业公众号